賣性無法壯大,買春不是人權-「北歐模式」 /依凡斯

Nordic Model 20152

關於支持性交易合法/除罪化的爭論,常見幾種不同的層次:一是來自廣大男人的說法,他們有解決性慾的權利;二是站在保護賣性者的角度,認為合法才能減少她們所受的剝削以及「汙名」,並且聲稱性交易只是一種工作;三則是身障人士需要有滿足性需求的管道。

第一種辯稱最為普遍。這種思考方式仍然侷限在男性中心的意識型態,不僅疏於考慮賣性者的人權 (甚至連對「人權」的概念都很含糊),也未能發現「性慾」與「性實踐」完全是兩回事。舉例而言,飢餓想進食是一種慾望,至於要怎麼滿足它則是經由選擇的實際行為,不會有人將前往高檔飯店由專人服侍這件事叫做「食慾」,但買春卻是一種「性慾」,莫非人一出生就內建有買春的認知?怪哉!「性需求必定要透過他人滿足」是經過限縮之後的觀念,它將性的實踐方式完全與「夥伴式的性交」劃上等號,其實男人之所以能夠理直氣壯地要求「夥伴式性交」的「權利」,其實是他們習慣於自己的特權所致。

大多數人最早的性活動並不是與他人發生關係,反而是透過自慰開始。既然許多男人經歷初次性交之前的漫長時期都能以自慰方式滿足性慾且並未身感遭遇什麼「剝奪」,何以後來卻發展成不少成年男子所稱「沒有娼妓就是在慫恿他們去強暴」的想法?這就是來自於對男性特權的認同。有些人談論性交易的存在,經常提及該產業可促使強暴發生率的下降,實際上這種討論完全避免去檢討強暴文化當中真正的加害者,反而認定女性應該為減少這種犯罪事件的發生負起責任,方法就是透過使一部份女性進入賣淫制度,這無疑是對男性霸權的擁護。除此之外它也是一種對女人的恫嚇-給我妓女,否則哪天妳們將會被強暴!

近來這種意識形態又與某些進步語言相結合,例如一位律師便說「只許高官嫖,不許百姓解決性需求」,雖查覺階級,卻顯然是性別盲。有些男人則歸咎於台灣崇尚虛偽的道德禮教,但只要觀察他們是如何身體力行地支持色情品,便可知「道德禮教」對男人的約束力完全被他們誇大。這些男人很少真正站在賣性者的角度為她們說話,在他們的認知中多半僅有性交易合法/非法兩種模式。

談到保護賣性者的立場,又可以分為兩種觀點,一是支持性交易的合法或完全除罪化,二是採取罰嫖不罰娼的「北歐模式」(Nordic model)。由於採行北歐模式的恰好是人權最進步的國家如瑞典、挪威、冰島等,因此有些前述的男人慣用的「先進國家盾牌」便失去作用,不過另一群自詡進步解放的男人則指稱北歐模式乃是「道德討伐」,並主張唯有使性交易合法或完全除罪化才有助防止人口販運等犯罪問題,改善社會的道德觀念,並消除賣性者的汙名。這類觀念目前有愈來愈普遍的趨勢,不過我們可以從最根本的層面來討論這些問題:

若北歐模式只是單純防止犯罪問題,實在沒有充分的理由將買春入罪化。換言之,它並不單單只在防止私娼、性販運與犯罪集團控制等問題,而是當今的人權概念應跳脫傳統的男性中心思維,不再以買春洩慾為理所當然及個人的「權利」,反之,它關係到對賣性者的暴力,以及對女人人權的剝奪。嫖妓視同以金錢購買他人的身體與性,在交易當中,賣性者的身體與性完全被客製化,他們的自主權遭剝奪以滿足嫖客。除了德國、荷蘭等性交易合法國家已經證明這種模式無法避免集團犯罪與販運之外,性交易合法化的說客也刻意忽略嫖客對賣性者施加的暴力,這是在任何性交易合法或完全除罪的國家仍然存在的現象。這是很簡單的問題,如果沒有對男人施以應有的教育尊重女人,嫖客會因為可以合法買春而突然學會對賣性者友善嗎?遑論研究以及倖存者都指出,嫖客就是期待藉由賣性者來滿足他們不能施加於女伴的暴力行為。

至於「汙名」的說法,基進女性主義者也批判這只是自由主義立場的說詞。認為賣性者所受壓迫是由於「汙名」的這種想法,只看到道德約束的能力,卻無能去分析道德是從何而來,除此之外,它似乎也有意隱瞞男性暴力的事實,將罪魁禍首指向「道德」這尊稻草人。但我們非常清楚,道德之所以屢屢出現指責女人無恥的厭女行為,對男人卻絲毫不加檢討,背後的緣故正是因為道德就是男人發明來規避責任的。男人先是肆無忌憚將女人視為財產買賣,並且加以剝削,接著將他們剝削女人的行為在語言中隱形,並指稱是女人本身的墮落-道德便這麼形成了。「汙名」派卻將此經過扭曲的話術視為事實,而未能直視更深一層的因素。

另一種支持賣淫制度存在的論點是:社會上總有些因為相貌、經濟條件等受到歧視而無法找到性伴侶的族群,他們的性需求也不能被忽視。基進女性主義法學家麥金儂 (Catharine MacKinnon)指出,這種問題的癥結點在社會普遍存在的「歧視」而非賣淫本身。因此真正需要解決的是社會對這些人的冷落與排擠。(曾經有人質疑我們在擁護伴侶與婚姻關係的特權,但我們從沒認為感情或婚姻關係中的性交就沒有暴力成份。現今許多人的婚姻關係仍然形同賣淫,不過這並不是合理化其他人可正當買春的藉口。)

部份的身障人士無法自行滿足性慾,但他們也礙於所受的歧視而較難覓得性伴侶。根本的原因是大多數人將性交視為自利而非互惠的活動,如果現今人們的性觀念真屬「平等互惠」,為何身障人士會受到歧視呢?因此主張上述受歧視族群須透過買春滿足需求者,實際上形同認定身障人士與某些在特定背景下被認為條件較差的人命定要受到歧視,既然歧視無法消除,只能透過買春彌補。這是相當消極的想法,治標但不治本,當人們不願意面對可以改變的人性,不願承認存在性關係當中的不平等,反而緊抱著男性特權時,歧視與壓迫永遠不會消失。

/Evanc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