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原始男性的庇佑 /依凡斯

台灣男人之間普遍流傳著一種說法,這種「原始人類生活方式」的傳說影響之大,可能遠超過某些宗教。並且,它奇蹟似地跨越了世代之間的鴻溝。兩代男人之間或許有成千上萬種水火不容的因素,卻常是無異議地支持這項說法。例如哲學博士Lisa Wade指出的:「我們有種關於洞穴人的概念,男人一棒將女人打昏再扯著她的頭髮拖入洞穴。」洞穴男人的習性宛如護身符一般,以致當今男人特別喜歡藉此來支持他們的暴力與性好漁色 (進一步概括至性騷擾、偷窺、劈腿、宰制式的濫交甚至強暴)是天經地義的,因為這是一種「先天的」特質。我還真聽過一個年輕男子聲稱「三萬年前的」男人追求女人的方式就是如此「乾脆」,藉以要當時在場的我們這些女性主義者知道自己正在大放厥詞。

實際上這種想法未免太過簡單。預設自己因為擁有暴力而具有支配世界的正當性,然而這只是相對於女人而言,殊不知尚有一大群潛在的競爭者-也就是其他的男人-具有相同的暴力來妨礙他們的好事。我們可以想見這三萬年前的洞穴男人喜孜孜的,沒有料到在一棒打昏女人之後突然出現一個更強壯的男人,一拳揮來便將他給毆死,接著獨佔女人,或是那更強壯的男人其實是位同性戀者,若是按照這些男人自己的交配邏輯,當事人將來恐怕都得做個性奴。假如洞穴人的生活方式的確如此,或許有朝一日考古學家會發現「漁獵時被他人打死」高居遠古男性的三大死因之一…。其實這種關於原始時期的說法不過是男人將他們習以為常的父權模式套用回去得來的結果罷了,一般男人實際去研究過相關論述者寥寥無幾,遑論根據某些說法,三萬年前根本尚未進入父系社會。

其實,男人們透過這種投射與類推,很聰明地在關於「生物天性」、「原始本能」的鬼話連篇當中預先排除了其他的競爭者。除了上述被隱藏起來的那位「更強壯/暴力的男人」之外,另一種相傳甚廣的說法也能佐證男人的詭計:男人與生俱來的使命就是不斷地播種繁殖,而女人則必須謹慎地選擇最好的基因,因此男人的濫交與女人的被動都具有生物基礎。然而,類似「我們的祖先熱愛『狂歡式性愛』。…使女性生殖器官內留存較多精液,增加懷孕機會」或是「『群體性交』的概念能用來解釋女人在做愛時為甚麼會叫得比男人大聲」等完全相反的論述則鮮少被男人所引述。若是從一個男人的社經地位能夠判斷他精子的優劣與否,那麼女人想必有特異功能。倘若原初人類的使命是一再繁殖,那麼女人在外雜交的效果自然要比將她們關在洞穴裡整天接收同一個來源 (可能還素質不良)的精子好得多。成日強調繁殖使命的男人倒是對此維繫利益之詞的荒腔走板毫無覺知。

男人持著彼此之間互相流傳的片面傳說,標榜諸如「物競天擇」、「自然法則」,宣稱女人先天的劣勢,卻沒發現依照他們所謂的「自然」,早在女人面臨生產的危險之前,男人的個體數便已因為相互競爭而耗損大半。倖存的個體也未必得以延續自己的基因,因此男人不僅沒有昏死在洞穴裡的女人可以使喚,還必須「徹底」與其他同性較量。如果真要按男人那套競爭法則大肆延伸,恐怕最聽不下去的就是他們自己。當男人認同自己的侵略性與暴力是與生俱來的自然法則,與其他男人競爭的壓力將永遠如影隨形。贏家總是只佔少數,大部份都淪為階級中的輸家,可惜在父權的灌輸下,男人似乎只懂得憧憬著支配、獨攬資源的光芒,鮮少考慮到被壓迫的可怕。

/Evanc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