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科裡的位階到行業中的女性困境 /依凡斯

我們的教育雖然標榜「德智體群美」,但藉著諸如主科/副科這類劃分,不難發現若干科目向來被視為重心,而某些則長久居於邊陲地帶。近年來,許多人已開始正視升學主義所帶來的偏差觀念:只有大考的科目是重要的。實際上,不僅大考的那幾科 (國英數、史地理化)與不考的那幾科 (藝能、體能、家政工藝)相對而言被區分出高低位階,即便在它們各自所屬的位階當中,也存在著與性別有關的高低之別。

我高中的時候,補習班的數學老師覺得這門科目的重要性是頂尖的,其他則都是「廢課」。許多人確實普遍認為理科要比文科具有更大的重要性,表面上是由於數理科學相關的行業更易維生,且擁有較高的社經地位,文史類相關工作普遍被認為謀生不易,相比之下,所能得到的成就似乎還沒有前者「大器」。實際上,左右這種局面更深一層的現象是,數理科學領域時至今日仍舊由男性所掌握,文史則多半被歸類為女性取向的,特別的是,前者的成就往往比後者耀眼,而在文組/文史科系陰盛陽衰的現象,到了社會上卻未必如此,甚至,你能認得的知名乃至登峰造極的文史工作者也多半是男性。

美術、音樂、家政、工藝這幾門科目,在升學主義的體制中似乎是專門用來被借去考試的,唯獨體育得以逃過一劫,理由是體能對學生的成長非常重要。然而在我們這個崇尚陽剛價值的社會,體育課簡直是某些學生的地獄,出於難有劃一標準的體能,老師們卻將它量化成評分標準,有時在操場上的「笨手笨腳」要比學不會視唱來得羞恥數倍。美術、音樂既是「日後難以糊口的技能」,又經常是女孩子一展長才的舞台,在學校中,這兩門學科也有陰盛陽衰之象,但它們之所以能在常被偏廢的情況下不受貶損,實在由於它們在歷史上由眾多的男性藝術家們所留下的崇高價值所致。

家政是最命運悲淒的。記得剛上大學時,曾有同學反應修的全是理論,找不到有興趣的課程,老師的回答是「都大學了,不然你想上什麼課?家政嗎?」可知它無論在學校內外皆得不到太多尊重。原因在於家政徹頭徹尾被認為是「女性化」的活動。歷史上,無論文史數理、美術音樂都曾經完全是男性的天下,自然,它們的學門也就曾專為男性而開設,唯有家政自古以來就是「屬於女性」的職責,家務勞動既沒有崇高的層次,也沒有經濟價值,進了教育的殿堂也是備受忽視。

由此我們約略可能窺見一種脈絡:愈是屬於男性掌握的,愈陽剛化的學科即有不可抹煞的重要性;愈是陰盛陽衰,愈被歸為「女性化」的學科,則愈被忽視或排擠至邊陲。而與這種現象相輔相成的,便是我們習於貶損女人的能力,這背後形成的原因之一是女性自我實現的道路常受阻礙,因而她們無法得到最多元的選擇或是必須為了某些「天職」半途而廢,二是女人的成就往往在男性中心的評價之下被否定,使得她們即使在文史藝術,或是飲食、流行等等領域所獲得的成就也被認為不如男性,這並非女性的造詣較差,而是因為男性所訂定的價值已經成了種習慣。

在校時,許多女孩子便對數理敬而遠之,在社會中,女性也不容易在這些領域獲得傑出的成就,因此在已開發國家普遍強調鼓勵女孩子去學習喜愛數學、科學的重要性。重點並不在要她們「看到更崇高的地位」,因為這些收入高的行業經常是由於它被歸類為「男人專屬的工作」而有了這樣「高貴」的地位,而是使她們了解自己也擁有同樣優秀的能力。不過相對的,我們鮮少看見有人主張文史學科,或是任何「女性化」的學科應該得到相同的尊重,這必須由視女性為平等主體開始。當女性在這些領域投入了十足心力卻沒有得來相對的肯定時,不是去懷疑她們的能力,而是檢討這是否社會慣常以男性化的價值衡量一切的觀念作祟。

女性無論選擇從事什麼工作都應該被平等相待。這不是單單靠著使她們能夠獲得進入各個領域鑽研的機會就能達成,同時,重視不同專業裡的「女人的聲音」,才是平衡整個世界的方式。

/Evanc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