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與「CCR」 /張藝騰

「可睡可工作可生孩子,為什麼你不結婚?」、「十八萬包處女,可退。」

這兩句廣告語所帶來的震撼,使我想起了大多數台灣男人所不齒的CCR女性。當女性涉入跨國的情感/性關係時,台灣男人用盡各種鄙視的言語去攻擊與傷害自己的同胞,但對待CCR男性倒是非常寬厚,甚至視這兩句廣告語為正常,然而那非出自於對異國女性的善意,而是主觀的認為因為本國女子不受教,所以迎娶乖巧的異國女子為己所用,乃是男人的權力。

因為視女性為可被占有之物,所以痛斥女性選擇西方男人為對象,損害了本土男人的交配權;因為視女性為可被支配之物,所以產生以上兩句廣告詞的心態。

若今天是一個女人要求丈夫「可睡可工作可生孩子,還要是個處男」,想必大家會批判她拜金、公主病、妄想症、不正常之類的,更別提在這樣的前提下,跟個外籍男性結婚了,想必不少人會跳出來說:「妳這花錢搞CCR(應該說CCM?)的XX,沒資格說自己是台灣人!」

跨國婚姻已是無法避免的婚姻結構,若是基於上述兩句廣告詞的心態,那麼這樣的婚姻便是一種扼殺與宰制的手段,也回歸到婚姻將女性功能化的本質。而非常可悲的是,這些聽話乖巧的新移民女性並沒有得到這塊土地的感恩與接納,法律與社會制度的敵意及排拒,冷漠的社會與文化的隔閡所造成的無知,往往使她們在面對婚姻暴力的威脅時,無法善用各種資源幫助自己。

在這塊土地上,她們是孤苦無依的存在著,只能是具有用的身體,否則就毫無價值。

/張藝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